當騎士摘下假面,是否還能稱為英雄

2019-08-04 10:51:12 3DMGAME 店點 分享

距離日本明仁天皇退位已經過去了數月,日本的年号也早已從“平成”改為“令和”。各大日本企業為了新到來的“令和”年開始了緊鑼密鼓的規劃。這其中就包括了東映,以及其旗下的日本三大特攝劇之一的《假面騎士》。

于是在不久前,最新的令和騎士《假面騎士01》宣布将在9月1号正式上映。相比于平成新十年各種放飛自我的皮套造型,新騎士重新撿起了《假面騎士》的傳統昆蟲主題,并将初始形态設定為“進擊的蝗蟲”。但也正是因為選擇了“昆蟲”這一和子供向以及英雄格格不入的元素作為初代騎士的皮套主題,才奠定了《假面騎士》系列相比于其他兩款日本傳統特攝劇更加寫實與“黑深殘”的風格和基調。

從昭和到平成再到如今的令和,假面騎士們曆經三代,而最初的觀衆也早已長大成人,這也是《假面騎士》系列即使在成人中也有一定受衆的的原因。但為何《假面騎士》系列在曆經三代後仍有不俗的人氣,這些騎士們又為何能被人們一直口口相傳?

或許,透過他們臉上的假面,我們能發現其中的某些奧秘。

《假面騎士》誕生的契機,源于日本MBS為了打破當時“黃金檔的電視機被大人占據”的不利局面。而接下任務的東映,則以“一個不輸給奧特曼的英雄”為野望,開始了新特攝劇的制作。

但真正為《假面騎士》定格的,則當屬傳奇漫畫家石森章太郎。即使是現在,一提到“假面騎士”,這位“假面騎士之父”依然是無法繞過的存在。如今,在每部假面騎士作品的片頭曲裡标上字幕“原作:石森章太郎”已經成為東映的傳統。以至于部分網友在看到某些機車飙車的場景後,情不自禁地加上一條彈幕:“原作:石森章太郎”。

至于為什麼石森老師會選擇“昆蟲”作為騎士主題,則是因為這符合他兒子心目中“有點帥氣也有點可怕”的形象。而“改造人”的設定則滿足了當時人們對未來科技的向往。或許這就是當時日本人心中最早對“賽博朋克”的印象。

但是到了平成時期,随着科技和醫療水平的發展,為了不損害器官移植以及安裝義肢等病人的人格和尊嚴,東映舍棄了假面騎士“改造人”的設定。但也因禍得福,假面騎士從“苦大仇深被迫接受改造”的桎梏中解放出來。這就為後來各種各樣性格鮮明的騎士的出場做了鋪墊,也促進了假面騎士劇情多元化的展開。

但這就存在一個問題,小朋友們能否接受這個昆蟲造型的冷酷英雄。畢竟《假面騎士》系列的原計劃受衆是少年兒童。或者說,人們能否接受這個似人似怪的産物。

結果顯而易見,要不然也不會有這個延續了三個年号的大IP存在了。

事實上想讓觀衆們接受這個有些另類的英雄并非易事,因為按照石森章太郎老爺子的設想,假面騎士和怪人算是“同根生”。像“假面騎士一号”的設定就十分客觀地體現了這點——邪惡博士改造出的統治世界的工具,被感化而轉身保護人類與和平。

“敵我同源”正是《假面騎士》系列裡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。“善惡隻有一牆之隔”;“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”。《假面騎士真》之所以被譽為是最符合石森老爺子心目中假面騎士形象的作品,很大一部分是因為“真”的造型就是一個活脫脫的怪物形象。其變身的恐怖與猙獰程度絲毫不亞于驚悚電影。

而在“平成騎士”裡,這一概念更是以多種多樣的形式被融入到劇情當中:“空我”的暴走會造成比古朗基更恐怖的災難;消滅各類欲望怪人的“歐茲”自身就是無限大的欲望集合體;被戲稱為“蝙蝠怪人”的“月騎”,真實身份就是半人半牙血鬼的混血種。

而怪人能夠變身為騎士則是更直接地說明了兩者間“同根同源”的特性。最能體現這點的非《假面騎士555》莫屬,被網友們調侃為“公交車腰帶”的“555變身裝置”,其設定就是供怪人使用,普通人使用則無法變身。研發腰帶的初衷更是為了保護怪人們尚在襁褓中的王。而主角乾巧則是在劇情後期被發現是能變身成為“狼”的怪人。

至于大名鼎鼎的“帝騎”和“時王”,都已經算是破壞世界的終極BOSS了。“I brings shadow,I brings light.”完美诠釋了這兩名騎士同時身為希望與絕望化身的矛盾設定。

但正如“假面騎士一号”設定的後半句話一樣,他們之所以被認為是英雄,是因為他們保護了人類。或者說,他們并沒有被力量所支配,而是利用這股力量來守護弱者或有着真善美特性的一切。這一品質,無疑是英雄們最可貴的品質。也是多數人對“英雄”概念的定義。

聲明: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,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,請通知我們,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。
編輯:風車